首页 >
果博东方   “没人能说清圣迹山还有多少没被发掘出来的古墓,无论发没发掘的,都怕盗墓的惦记,只要我还能动,我就会守在这里。”今年65岁的靳庆玲是这片辽墓群的守护者,从一个人、一双眼,到如今多了36个陪伴他的“电子眼”,在这座山上,靳庆玲已经为千年辽墓守护了12年。  记者驱车在蜿蜒的山路上缓缓行驶,越过一个小小的土坡后,叶茂台辽墓群看护站的小院映入眼帘。看护站是一间修葺得古香古色的小屋,院里有不少工人正在施工,屋子的玻璃窗还没有装上。  看到记者一行到来,一个身着砖红色衬衫的老人笑意盈盈地迎了出来,他就是辽墓的守护人靳庆玲。靳庆玲看着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虽然脸上有几道深深的皱纹,但整个人精神头很足,身体也很硬朗。  屋内因装修布满了灰尘,几乎无法落脚,但靳庆玲却很满足:新装修的看护站配备了监控系统。“山上装了36个摄像头,每个都能360度旋转。有了这些‘电子眼’,现在坐在屋里就能巡看一半的圣迹山,看护就更有底了。”  没有“电子眼”的从前,靳庆玲一直靠自己的一双脚、一双眼守护这些辽墓。他每天早上天不亮就去山上巡视,晚上七八点钟也要拿着手电筒到山上走一走、看一看。平时白天只要有空,靳庆玲就到山上溜达,就连夜里一听见动静也会马上起床。  下午三点左右,又到了靳庆玲巡山的时间。靳庆玲脚步轻快,多年的巡山更是让他对山上的地形了如指掌,哪里是墓、哪里是边界在他心中一清二楚。  “这就是7号墓。”靳庆玲边走边指着一处青砖垒成的古墓告诉记者,“你问我几号墓在哪我全知道,现在哪块儿有摄像头我也都知道。你看就是这些小家伙,可顶用了。”说话间,靳庆玲准确地指出附近的一个“电子眼”,语气中带着一丝骄傲。  家有几亩薄田,儿子又扎根沈阳,一把年纪的靳庆玲本可以安稳地在家颐养天年,为何要在山上“自讨苦吃”呢?“一开始是给政府打更的,后来听说辽墓需要人看守,我就报了名。从2008年开始,干着干着就干了这么多年。”靳庆玲说着把目光移向远山,“人都是有感情的,做一件事就要做好。”  圣迹山上的辽墓群在2001年被列入“全国第五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录,这里出土的大量珍贵文物对研究辽代历史和契丹民族习俗有重要意义。据叶茂台镇党委书记盖小威介绍,下一步当地将从人防和技防两方面继续加强对辽墓群的保护,继续安装电子监控,力争覆盖整个圣迹山。“同时,我们要在周围加固围栏,并通过种树提高山上的绿植覆盖率,为保护辽墓提供绿色的天然屏障。”  十多年来,靳庆玲一直把守护辽墓作为自己生活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只要我还能动,我就会守护这里。”靳庆玲说。  傍晚时分,圣迹山在落日余晖中变得苍凉。记者驱车离开时,靳庆玲一直在看护站的院门前目送。夕阳映照下,这个身形中等的平凡农村老人,显得分外高大。   大赛以“让世界听得见”为主题,与短视频分享平台抖音、垂直类音乐平台咪咕音乐深度合作。“听见闽南歌”抖音话题率先拉开宣传,闽南语音乐投稿视频近千条,迅速突破1.6亿播放量。   回顾历史,人类与疫病灾害的较量从未停止:14世纪在欧洲暴发的黑死病曾夺走几千万人的生命,1918年暴发的流感造成数千万人死亡,2009年甲型H1N1流感疫情导致至少1.2万人死亡,埃博拉、中东呼吸综合征、寨卡病毒等都曾给人类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造成威胁和损失。中外历史上,面对严重疫病,如果应对不善,就会导致社会混乱、民生凋敝,从而进一步加重灾情,人民更加困苦不堪,生命健康安全失去保障。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党高度重视卫生防疫事业,推出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政策举措,公共卫生事业实现历史性跨越,人民健康状况取得全方位进步。国家大力推行预防接种政策,持续开展爱国卫生运动,着力建立健全全国性的卫生防疫体系和传染病预防法律法规,消灭了天花、脊髓灰质炎,许多传染病发病降到历史最低水平。进入21世纪后,又成功应对非典型肺炎、新型禽流感等新发传染病。回顾中外疫情防控历史,结合这次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实际,可以得出一些重要启示,能够为我们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有益借鉴。   草堂南面和北面的两位近邻,他在《南邻》中将南边的近邻称为“锦里先生”,他这样写道:“锦里先生乌角巾,园收芋粟不全贫。惯看宾客儿童喜,得食阶除鸟雀驯。”这位邻居也非等闲之辈,“看君多道气,从此数追随”。北面的邻居则是一位退休县令,也是一位风雅之士,“明府岂辞满,藏身方告劳。青钱买野竹,白帻岸江皋。爱酒晋山简,能诗何水曹”(《北邻》)。看来,这位北邻和杜甫一样,爱喝酒,会作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